大暑随笔

杰克

24节气中的大暑标志着入伏——盛夏的来临,暑热的天气将持续到九月中秋。其实,华夏大地早已在五月中下旬雨水季节开始之前就经历了一场暴热。昆明今年四五月份的春末初夏平均气温起码比往年高出2度,30度以上的天数将近半月,而我印象中往年超过28度的天数屈指可数。想起去年冬至时分昆明大冷,最低零下5度赫然出现在天气预报中,车窗上厚厚的冰层颇让人费神,最好的方法是冒着玻璃崩裂的危险用热水化冰。极冷之后出现极热,似乎在地球大气温度这个层面上也有类似于“能量守恒定律”这样的规律吧?

历史的经验告诉昆明人,昆明今年最热的时刻早已过去,随着雨水的频繁降临,春城的美誉又名副其实了。其实说起来,昆明今年春末初夏时的“暴热”比起其它地方根本不算什么事儿。哈尔滨在六月曾连续两天爆出35度和37度的高温,一举刷新气象历史,让习惯打冷噤的冰城人民突然热混了头。当你在盛夏时节降临内地某座著名热城,刚出机舱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会让你产生一种坠入苦海的痛感;三伏天里人们最大的烦恼是如何能让身体凉快下来,平日里那些小忧小愁根本就不算什么;以前曾听山东的朋友讲过,他家的空调只敢装在卧室里,除了吃饭以外的其它时间,一家人都挤在卧室里避暑,就这样每个月的电费都在600元左右;我夏天去北京探望读大学的儿子,他宿舍里三十三、四度,四个学生娃汗流浃背,只着裤头一条。所以那时探亲,妈见儿子爸见女儿,最佳见面地点是楼下放着冷气的快餐店,因为宿舍严防死守根本不让异性进入,甭管你是谁。他们一般读到大三下学期就开始在学校附近租房住,不管条件好坏,只要有空调就行。好在现在北京很多高校已经开始想办法给学生宿舍装空调了,不再把空调当作奢侈品,这说明社会的确进步了!

知足吧昆明人,头顶上的这片天空还是眷顾我们的,虽然炎炎烈日下感觉热浪翻滚,但树荫下房间里还是凉爽宜人的。我还可以照样自豪地向外地的朋友介绍,老百姓家里面几乎见不到空调、风扇和竹席(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不需要),来昆明旅游的最佳时间是七八月份,这个时候两个地方的气候会形成最大的反差。当朋友回到故乡,一定会理解我这么多年离别故乡而“热恋”这片红土地的一个原因:因为这里“不热”才“恋”上这里!

Copyright 1999-2009, Sino-Platinum Metals Corp.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贵研铂业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8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