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与亲情

中国人的春节向来是北方比南方热闹,农村比城市更有年味。北方的年味是庙会和社火上秦腔、豫剧的吼唱声,是祭财神时的迷蒙眼神,是饺子和油炸面食的飘香味儿,是乡邻之间拜年时嘴里吐出的油腥气儿,是足以让城里人羡慕不已的亲密劲儿。

城市的年味好像只剩下鞭炮的硝烟味儿了。记得我们小时候会把一串鞭炮拆开单个儿地甩出去放,为的是能多听几声响儿,多闻一些年味。可惜,今年昆明春节的年味就像逐年稀少的鞭炮声一样,越来越淡了,就连除夕夜的礼花也显得无精打采没有了新意。拜年的祝福简化成一条条懒得亲自书写的短信;很多家庭的除夕年夜饭直接去饭店包一桌,就好像平日的一顿聚餐那么平常;自驾远游的热潮让人和路都添堵,好像大家真是为了节省高速过路费似的?“春晚”的高收视率实在是人们被动和无奈的选择,节日的枯燥意外地成就了下里巴人的《泰冏》和《西游降魔篇》的几亿票房。

人与人之间越来越陌生戒备的城市人对春节和亲情的理解不如质朴的乡村百姓深刻,也许,历经更多辛苦与家人团聚的农村打工族急需用节日的热闹和喜庆去冲淡浓烈的乡愁?我来自湖南农村的侄儿在深圳工作,趁春节假期携全家来云南旅游,我亲眼看见他挨个儿地给亲戚朋友打长途电话漫游着拜年,让我这个连个拜年短信都懒得回复的人自愧不如。

还好,亲情没有城乡差别。虽然现在相隔千里的至爱亲朋每时每刻都可以用手机联络感情,但春节还是会激起所有的中国人阖家团圆的巨大愿望和热情,虽然这时候月亮会躲起来,但亲人们圆润的脸庞就像中秋的圆月一样召唤着游子早日回家。语音和视频哪有诉说和拥抱来得亲切真实啊!只是在亲人再度离别的时候各自的心情会不同。再度背井离乡的人们坦然满足地离去,而留守故乡的亲人常常会泪水沾襟,惆怅相伴,思恋的情结要好几天才能缓过来。这就是春节,越来越浓的亲情在这时得到彻底的释放,其它任何时刻都无法替代。

张力

Copyright 1999-2009, Sino-Platinum Metals Corp.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贵研铂业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滇ICP备06001805号